欢迎报读宜宾电大本科专科
张老师咨询电话:18096239786

工伤赔偿难在何处?

                          工伤赔偿难在何处?

 

 职工发生工伤后最头疼的就是单位的各种手段漠视,不仅让受伤的职工身体受到伤害,更重要的是心里也在滴血。“受伤已经够惨的了,就别在他们伤口上撒盐了。”其中一位伤者家属哭着说出了这样一句令人心酸的话。很多受了伤的工人在生活保障、治疗护理以及工伤索赔等方面遭遇了一系列问题。部分用人单位对待受伤工人的不道德伎俩,让受伤工人“伤上加伤”。

手段一:“常哄人”

“放心吧,公司会管你们的,你们不要找媒体、不要上法院,公司都会给你们解决好。”经过调查,我们发现,很多工人在刚受伤的时候都吃到了雇主给的类似“定心丸”,但很多事实证明这些承诺多数带有哄骗性质。

小王说,他刚受伤时,他的雇主态度非常好,二话不说就支付了医药费,并承诺会好好解决赔偿等问题。可是在那之后,雇主的态度就逐渐冷淡下来,不但绝口不提工资、护理费、赔偿费等问题,还三番五次催促他尽快出院。

手段二:“拖拉机”

受伤工人遭遇的另一大难题就是“拖”。日前,在思明区一家水泥厂搞装修的工人小秦,在工作中不慎摔断了脊背。用人方只在小秦手术时托人送来了一万元。如今,小秦的伤势并没有明显好转,治疗费等已经超过了两万多元。用人单位表示走公司程序需要一定的时间,曾承诺6月底给小秦一个答复。小秦望眼欲穿地等到约定时间时,却得到另外一个答复:公司还要继续研究,请等待。

“公司拖得起,我们拖不起啊!”几天前受伤的工厂工人小林说,“受伤时就需要4000元医疗费,但公司说程序上至少需要一周时间。我们没有钱,只能干着急。”

我们了解到,“拖拉机”现象似乎已经成为用人单位在工人发生工伤后的常用手段,而伤者的情况却往往是十万火急。即使比较正规、对工伤事故处理较为妥善的单位,也存在一些沟通不清、程序拖沓等问题。

手段三:“躲猫猫”

躺在一七四医院的病床上,正新公司的工人曾某依旧不能动弹。此前他的脚不幸被车间里的传送带卷断,胫骨断裂。本报介入报道后,除了手术费和医药费外,公司已预支了5000元供他开销。我们发现,因工伤而住院的工人还有不少,他们境况比曾长江差远了。

受伤工人老黄住在曾长江隔壁的病床上,他给我们看了他6月份受伤时拍的X光片。他右臂的骨头完全粉碎,医生说他的手臂可能再也无法弯曲。据了解,老黄在灌口一家工地上班,施工时机械忽然失灵,他从高处落下。事发后,老黄住进了医院,而其雇主却迟迟不肯出现。家人与其联系,对方总是推说“很忙”或者“在外地”。

住在该医院的另外几位工人,受伤后也因为用人方玩起了“躲猫猫”而一筹莫展。一些受伤较轻的工人,只得自己掏钱治疗。

法律缺陷:工伤赔偿程序繁琐

有的用人单位提出这些觉得受了委屈的伤者,完全可以寻求法律途径解决问题,该赔多少就赔多少。但是,大多数工人并不了解相关法律程序。此外,相当部分受伤工人家庭十分贫困,连基本的生活都很难维持,更别说负担诉讼费和律师费了。

工伤赔偿难主要难在以下方面。首先,绝大多数农民工没有签劳动合同,有些人甚至没有工作证、工资条、出入证等证据。其次,工伤赔偿程序繁琐。根据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工伤认定时劳动者应当提交确认劳动关系的证明,如果不能确认劳动关系,农民工必须先申请确认劳动关系的仲裁,一方对裁决不服的,可以到法院起诉,提起一审、二审;认定工伤并经过劳动能力鉴定后,对工伤赔偿待遇有争议的,还需要先申请劳动仲裁,对裁决不服的,还要提起诉讼,所有程序走完一遍就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此外,用人单位违法成本低也导致了工伤赔偿难。

所以建议职工还有多留证据,为自己争取法律途径解决提供便利和可能。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逐渐学法的博客 » 工伤赔偿难在何处?
分享到: 更多 (0)

逐渐学法的博客

逐渐学法的博客-这是宜宾电大张老师的博客,分享法学和计算机的文章。一起学习交流可以联系 18096239786,谢谢!——by 逐渐学法宜宾律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