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报读宜宾电大本科专科
张老师咨询电话:18096239786

利息和违约金竞合时的处理

【作者】 郭文东,陈书娟
【作者单位】 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人民法院,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债权 【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11 【页码】 6
【全文】 【法宝引证码】 CLI.A.1236575
【裁判要旨】当事人以合同约定为由同时主张违约金、利息以弥补经济损失,有合同依据和事实依据,但两者之和过分高于实际损失的,应予以调整,以体现合同法及司法解释关于补偿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
□案号一审:(2016)川0603民初4107号二审:(2017)川06民终1353号
【案情】
上诉人(原审原告):四川洪力消防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洪力消防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德阳智芮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芮物流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尹丽君。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金锐。
被告智芮物流公司原名德阳金瑞运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7月28日,2012年7月16日更名为智芮物流公司。2012年6月11日,原告与德阳金锐运业有限公司签订德阳金锐智能运输与仓储项目水电与消防工程施工合同(以下简称水电与消防施工合同),约定被告将其扬嘉镇楠树村智能运输与仓储项目中的水电与消防工程发包给原告施工。2012年6月14日,原告向被告支付保证金100万元。2014年10月9日,原、被告签订解约协议,载明双方协商一致解除水电与消防施工合同,原因是智芮物流公司已将合同项下工程与第三方签约,并约定智芮物流公司退还原告保证金、赔偿损失共计500万元(其中保证金70万元、保证金资金占用费60万元、前期施工准备损失100万元、可得利益损失270万元),于2015年2月10日前支付300万元,于2015年5月31日前支付余款200万元,违约则按应付款金额以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支付利息。尹丽君、金锐以连带保证责任人身份在上述解约协议尾部签名捺印。原告洪力消防公司起诉,请求法院判令:1.被告智芮物流公司偿还本金500万元,并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支付利息至付清之日止;2.被告尹丽君、金锐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责任;3.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审判】
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决:一、被告德阳智芮物流有限公司退还原告四川洪力消防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保证金70万元,并赔偿损失20万元,上述款项共计90万元,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二、驳回原告四川洪力消防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原告洪力消防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决:一、维持德阳市旌阳区人民法院(2016)川0603民初4107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二、撤销德阳市旌阳区人民法院(2016)川0603民初4107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三、确认四川洪力消防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对德阳智芮物流有限公司享有90万元的债权。
【评析】
一、违约金的性质和特征
关于违约金的性质问题,在理论界一直存在较大争议。在司法实务中,由于对违约金性质认识的不同,在适用违约金这一违约责任形式时也存在很大差异。在理论界,关于违约金的性质,大致有四种观点:补偿说、惩罚说、补偿与惩罚双重说、目的解释说。在理论界主流的观点一般认为,我国合同法规定的违约金兼具补偿性和惩罚性。所谓补偿性,是指违约金的作用主要是弥补非违约方因违约行为所遭受的损失。所谓惩罚性,是指违约金的支付与违约造成的实际损失没有必然联系,只要发生了违约行为,即使没有实际损失,违约金也应当支付。
补偿与惩罚双重说更符合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的违约金的性质。当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情况下,违约金属于赔偿性质;当违约金高于造成损失的情况下,违约金兼有赔偿与惩罚的双重功能,违约金与损失相等部分,违约金应解释为赔偿性质,超过损失的部分,违约金被作为惩罚性质,当然有适用该条的余地。[1]另有观点认为,在价值取向上,更应突出强调违约金的惩罚功能,特别突出强调违约金的补偿性,而忽视了违约的惩罚功能,这种片面的价值取向也是我国经济领域不守诚信、恶意违约行为一直较为严重的重要原因之一。违约行为造成损失属于法定赔偿范围,即使当事人根本没有违约金的约定也可以直接要求违约方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因此,只要存在损失,根本没有必要再要求调整过低的违约金。对于当事人来说,违约金的惩罚功能和担保功能才更有实际意义。[2]笔者认为,无论强调违约金的补偿功能或是惩罚功能都是无可厚非的,但二者不是绝对排斥的关系,而是一个互补的关系。补偿功能和惩罚功能适用的前提条件要依据当事人的主观过错程度,对违约行为人主观上没有过错或是过错较小的,应体现违约金的补偿功能;对违约行为人主观上具有过错或是恶意违约,应体现违约金的惩罚功能。以此来规范引导当前缺乏诚信的市场信用体系,更具有现实的社会意义。
二、利息的性质和特征
关于利息的性质,究竟是损失还是法定孳息,当前主要有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第二百八十三条对发包人欠付工程价款应承担的违约责任作出相应规定。支付欠付工程价款利息应当以发包人欠付工程款为前提,即以违约事实存在为前提,承担的欠付工程款利息应定性为违约责任,即违约方应赔偿守约方的损失。
第二种观点认为,工程款利息的性质是法定孳息。利息属于法定孳息,发包人欠付承包人工程价款时就应当向债权人支付利息,这是民法债的一般原则。建设工程是一种特殊的商品,建设工程的交付也是一种交易行为,一方交付商品,对方就应当付款,该款就产生利息,欠付的价金利息与价金之间存在附随关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17条采纳的是第二种观点,认为是法定孳息。笔者认为,实务中区分利息的性质还是很有必要的,违约金的多少由双方约定,双方约定的违约金过高,守约方未遭受损失的,违约方可以请求酌情降低违约金数额,但需对守约方的损失负举证责任,利息的多少也可以由双方约定,但不得超过法律规定,违约方对利息高低的合理性不负举证责任。
三、违约金和利息竞合时的处理
《解释》第17条是当事人对欠付工程款并没有约定违约责任承担方式,如当事人在合同中已经约定逾期支付工程款应承担的违约责任方式,则优先适用该当事人之间的约定。因此,当事人在合同中明确约定了在承担利息之外还应赔偿损失或者承担其他违约责任的,应当从其约定;相反,当事人仅仅约定承担违约责任的方式,而未约定支付工程款利息的,承包人无权在请求发包人承担违约责任之外,再请求发包人支付工程款利息。[3]基于违约金与利息的上述不同之处,笔者认为法院在认定欠付的工程款违约金或利息时,应当根据双方在合同中的约定采取不同的处理方式。合同双方当事人约定的欠付工程款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的,人民法院应予以支持;对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不予支持。另外,因违约造成的损失数额在审判实务中是很难认定的,有的法院参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判断合同约定的违约金数额是否过分高于损失,还有的法院以是否超过合同价款的10%作为违约金是否过高的标准。笔者认为,在违约损失数额无法确定的情况下,应以合同价款或者工程造价作为参照标准判断违约金是否过高,同时考量建筑行业的利润率,综合进行判断,避免绝对化的模式,造成新的不公。
【注释】 [1]王勇:《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实务解析》,法律出版社2017年版,第191页。
[2]张庆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预防与处理》,法律出版社2017年版,第67页。
[3]参见《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人民法院出版社2012年第1辑,第266页。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逐渐学法的博客 » 利息和违约金竞合时的处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逐渐学法的博客

逐渐学法的博客-这是宜宾电大张老师的博客,分享法学和计算机的文章。一起学习交流可以联系 18096239786,谢谢!——by 逐渐学法宜宾律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