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报读宜宾电大本科专科
张老师咨询电话:18096239786

我为什么不用社交媒体

社交媒体以分享、沟通和帮助我们建立人脉为名,实际上却将社会推向更自恋、更虚情假意和更不能自拔的方向。

Facebook 的创始人与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有多聪明,从他两年多前到清华大学访问的表现可见一斑。扎克伯格此行为自己设计的角色是“中国迷”(Sinophile),而不是一个来自美国,可以呼风唤雨、移风易俗的科技公司首脑和大企业家。

他坚持以蹩脚的普通话答问,又对现场的观众说中文很难。其实他说普通话说得越吃力,就越能给中国人一种文化优越感。如果他能够毫不费劲地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反而令人不安。

当中国人看见代表美国强势文化与软实力的扎克伯格,挣扎着用普通话告诉他们中国有多伟大;那不只是“爽”,更夹杂着文化自豪,满足感因而更深了一个层次。

扎克伯格的太太是中国人——虽然是在美国土生土长的越南华侨,但毕竟有中国人的血统和根源。中国人最重视血缘与家庭关系,太太既是中国人,那小扎就是自己人。这一点,扎克伯格当然心知肚明。在回答问题的时候,他不忘提醒大家,太太的奶奶不懂英文,所以他必须学中文才可以跟她沟通。

这就是文化智能(cultural intelligence)。首先提出文化智能概念的是美国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商学院院长欧莱(Christopher Earley)和管理学学者莫萨科斯基(Elaine Mosakowski)。他们在2004年10月号的《哈佛商业评论》撰文指出,由于世界变得越来越扁平,面向世界市场的管理人员必须有理解和驾驭不同文化的能力。这种能力就是文化智能,又称跨文化沟通技巧(intercultural competence)。要发展这种能力,除了学习外语,更重要的,是培养个人的包容性、敏感度和适应力;以及对自身文化的优劣和强弱有深刻的认识。

这其实也是Facebook 作为全球最大社交媒体的特点和个性,也解释了为何她面世只有短短13年,就累积了超过23亿的活跃用户。用户对其近乎不假思索的信任,令她同时成为全球最大的图片库,载有图片逾千亿,并以每周10亿张新图片的惊人速度增长。

看来有点像宅男的扎克伯格有罕见的跨文化沟通能力,他创立的Facebook 彻底改变现代人的社交基因,至少在表面上,令人与人的联系更紧密、交往更频繁和相聚更容易。

一个世纪前,英国小说家福斯特在《霍华德庄园》(Howard’s End)苦口婆心奉劝世人不要活在孤独的斗室之中,那句发自肺腑的“only connect”(只管联系起来),是说出无数人心底呼声的处世格言。今天,互联网和Facebook 等社交媒体彷佛把整个世界连接起来,福斯特心目中的大同社会似乎近在咫尺,事实是否真的如此?

到今日,我仍然坚持做一个抵制和反抗社交媒体如Facebook的死硬派,除了因为这是一个苍凉、美丽的手势,隐然透出一种就算不是“大卫勇战巨人”也是“螳臂挡车”的悲壮之外;更深感这些社交媒体以分享、沟通和帮助我们建立人脉为名,实际上却将社会推向更自恋、更虚情假意和更不能自拔的方向发展。

不是吗?现在也许已经难以想象,但在一个Facebook 出现之前的世界,倘若你将你的爱好、日常生活的细节和突发的奇想,如数家珍、巨细无遗地与人“分享”;又将随意所拍的照片和“自拍”,“毫不吝啬”地拿出来给人看;别人必定对你敬而远之。久而久之,连好朋友亦会无奈与你疏远。“自我陶醉者”的标签,会如影随形般对你“不离不弃”。

英文有一句惯用语形容这种人最为贴切——“full of oneself”(满口和满脑子都是自己)。这正是我受不了Facebook这类社交媒体的原因:每个活跃于Facebook的人满口和满脑子都是他们自己。说Facebook合法化和常态化自恋和自我中心,将人类劣根性变成一种生活习惯,并不为过。

社交媒体的交友功能也大有可议之处。依我看来,所谓“Facebook friends”,根本是无法自圆其说的矛盾之词。友谊不需强求肝胆相照、两肋插刀的境界,但至少要志同道合,臭味相投吧。真正的友谊更是灵魂的沟通与心神的默契。英谚有云,只有真正的朋友,才可悠然自得地相对无语(True friendship comes when silence between two people is comfortable)。你可以想象两个由Facebook联系起来的人,在Facebook上悠然自得地相对无语吗?

对很多人来说,社交媒体已成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

他们不会承认在不知不觉中已成瘾君子的新品种——Facebook junkies。他们每天乐此不疲地更新行踪和相片,在他们的眼中,生命是一场看谁更酷、更好看和更多人赞赏的比赛。讨好别人(特别是朋辈)是他们生命的意义,而讨好别人的能力是他们愿意花一生锻炼和琢磨的生存技巧。英国作家王尔德的《道林·格雷的画像》完成于1890年,可能是史上首部探讨我们要为“好看”付出什么代价的作品。书中有句话,可作Facebook 一代的座右铭:“外表就是一切。想要发掘外表的内涵,就必须自冒风险。”(There is nothing beneath the surface. Those who go beneath the surface, do so at their peril.)

Facebook 与Google瓜分了网上广告的七成市场,实质上已构成双头垄断(duopoly)。越来越多人倚赖社交媒体来理解社会甚至世界。问题是散布在社交媒体上的信息和言论真伪难辨。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充斥Facebook的流言、假新闻和失实指控,大有可能是特朗普当选的原因之一。Facebook最近宣布加入帮市民辨别新闻来源是可信的组织“信任项目”(Trust Project),是真心悔改,还是响应各界猛烈批评的公关手法,不妨让时间作证。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逐渐学法的博客 » 我为什么不用社交媒体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逐渐学法的博客

逐渐学法的博客-这是宜宾电大张老师的博客,分享法学和计算机的文章。一起学习交流可以联系 18096239786,谢谢!——by 逐渐学法宜宾律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