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报读宜宾电大本科专科
张老师咨询电话:18096239786

陈嘉莹盗窃案

陈嘉莹盗窃案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2017年5月5日讨论通过)

关键词 刑事/盗窃罪/微信/银行卡
裁判要点
在他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事先掌握的他人身份信息,在自己的微信平台上将他人的银行卡进行绑定,进而处分卡内资金的行为,属于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行为,应当认定为盗窃罪。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
基本案情
被告人陈嘉莹于2016年7月5日至7月9日期间,与被害人金思懿一起乘坐“海洋量子号”游轮至日本游玩。期间被告人陈嘉莹在被害人金思懿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自己微信号为chanxxxx的微信绑定被害人金思懿卡号为622848038xxxxxxxx的中国农业银行卡,将该卡内资金人民币19,800元分别转入4个不同的微信账号内,并为自己的手机充值人民币100元,涉案金额共计人民币19,900元。
2016年10月10日,被告人陈嘉莹在浦东国际机场被公安人员抓获。案发后,陈嘉莹在家属帮助下退赔了全部赃款。
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陈嘉莹犯盗窃罪向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被告人陈嘉莹及其辩护人对指控的上述犯罪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
裁判结果
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1月9日作出(2017)沪0109刑初3号刑事判决:一、被告人陈嘉莹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二、查获的犯罪工具予以没收销毁。一审判决后,被告人没有提起上诉,检察院没有提起抗诉,本案现已生效。
裁判理由
微信等移动互联网平台的兴起使金融支付方式发生重大变革,在互联网环境下,传统的依靠磁条或芯片读取、使用银行卡的金融支付方式已经彻底改变。由此,涉银行卡的财产犯罪行为模式也随之发生一定程度的变异,给行为定性带来困难。本案中,被告人陈嘉莹在被害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自己的微信绑定被害人的银行卡进而处分卡内资金的行为,应认定为“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盗窃罪,还是冒用型信用卡诈骗罪,审理中存在一定争议。
银行卡必须由持卡人本人使用,是银行卡管理的一项基本制度。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冒充持卡人身份使用信用卡,不仅侵犯公私财产所有权,更扰乱了信用卡管理制度,因此,立法明确“冒用他人信用卡”的,应以信用卡诈骗罪认定。但并非所有冒充持卡人身份使用信用卡的行为都应认定为冒用型信用卡诈骗,刑法第196条第3款同时明确了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以盗窃罪论处,而盗窃信用卡后使用的行为客观上必然也是一种冒用他人信用卡的行为,区别的关键就在于获取信用卡的手段不同。如果以盗窃的手段获取信用卡并使用的,就应定盗窃罪;如果以盗窃以外的其他手段(不限于非法手段)获取他人信用卡并使用的,则可能构成信用卡诈骗罪。
本案中,被告人陈嘉莹趁被害人不备,窃得其银行卡,并利用事先掌握的被害人的身份证号,及利用事先掌握的被害人的手机开机密码在绑定微信的过程中获取验证码,从而顺利实现银行卡绑定,获取卡内资金。被告人陈嘉莹获取银行卡的手段是一种秘密窃取行为,之后的绑定和获取卡内资金都是一种信用卡使用行为,符合“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行为构成特征,应以盗窃罪论处。本案的特殊之处在于,被告人陈嘉莹在手机微信平台中输入银行卡号后,又将银行卡放回原处,故有观点认为其窃取的只是银行卡号,属于银行卡信息,而不是银行卡本身,所以不能认定为“盗窃信用卡并使用”。而按照“两高”《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之规定,窃取他人信用卡信息资料,并通过互联网、通讯终端使用的,应定冒用型信用卡诈骗罪。
窃得银行卡并获得相关信息后又归还的行为,不影响盗窃手段的认定。本案被告人陈嘉莹尽管意在获取被害人的银行卡号,但客观上却实施了窃取载有银行卡号的银行卡本身的行为,上述“两高”司法解释中所述的“信用卡信息资料”显然不包括银行卡本身,否则将明显违反刑法第196条第3款的规定。同时,归还只是窃取行为实施完毕后的掩盖行为,并不影响窃取行为本身性质的认定,反而却可以进一步证明窃取行为的秘密性特征。这种情况的发生正是因为在互联网环境下,利用银行卡进行交易并不需要出示真实的银行卡,而之后的身份验证行为也是为了完全控制该银行卡,然其行为本质与窃得银行卡后通过密码破译等方法使用的行为并不存在实质上的差异。
进言之,构成“盗窃信用卡并使用”,客观上应当具备两个基本行为:一是盗窃信用卡的行为,而信用卡作为一种金融凭证只是承载财产权利的载体,其本身并无价值,所以仅盗窃信用卡,并不构成犯罪,其只是获得了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可能性;二是使用他人信用卡的行为,它直接侵害了被害人的财产权利,使之前侵犯他人财产权利的可能性直接转化为现实。所以,在“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行为中,“使用”是主行为。立法将该行为拟制规定为盗窃,可见在立法者看来,“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社会危害性与盗窃罪相当,以盗窃罪论处方能实现罚当其罪。“盗窃信用卡并使用”属于法定的一罪,其与冒用型信用卡诈骗罪也不存在想象竞合关系,确定对前者的适用,便应绝对排斥对后者适用的可能性。
综上,本案被告人陈嘉莹秘密窃取他人银行卡在自己的手机微信平台中予以绑定并处分卡内资金的行为,属于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行为,应以盗窃罪论处。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张金伟)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逐渐学法的博客 » 陈嘉莹盗窃案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逐渐学法的博客

逐渐学法的博客-这是宜宾电大张老师的博客,分享法学和计算机的文章。一起学习交流可以联系 18096239786,谢谢!——by 逐渐学法宜宾电大最新招生简章点这里